淫狀元

来源:www.bagfly.com.cn   发布时间:2020-08-13 12:39:26   浏览次数:7617
緣起:話講大宋立國之後杯酒釋兵權,重文輕武之風襲卷朝野,朝廷頒政佈令,廣置學士門科,並於春、秋2季殿試學科及術科,由天子欽命各科狀元、榜眼、探花並封官加爵。各地學生投師赴考趨之若騖,其中禮部尚書有感民間歌妓之素養甚高,能文、能歌、能詩、能舞、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為導正當朝武人粗野之鄙氣及提升各地窯客之素養,遂奏請宋神宗欽點淫狀元……  神宗治平2年,民間各地經由貢舉、鄉試、會試、術試、典試之後,共計試核過合取得秀才之名者有5名,分別是河南的王康、寧波的司馬相、杭州的王富,曲阜的孔定及京師的兆子文,5人皆為人中之選,學術兼備技藝出眾。殿試之日,神宗微恙不克欽點,頒旨宰相王安石為殿試長,歐陽修,司馬光,范仲淹,呂惠卿為殿試官。            (1)即席對句 初試淫聲  「咚!殿試開始!」殿試長王安石敲下瞭大殿的巨鼓,宣佈殿試開始。  殿試官司馬光穿著樸素官裳走上殿試臺宣佈殿試規則:「奉皇上欽命,本次殿試分文科及術科兩項考試,兩科各考5合子題,文科摘抽簽即席口答,術科摘抽簽即席操試,以沙漏計時,逾時作答或未作答者淘汰,最後勝出者由皇上擇日欽點為狀元,次者為榜眼,第3為探花,均另派任官職並給計官俸,4、5名者仍銜秀才,惟僅恩賜俸碌不給官職。」講完旋即轉身回位坐下。  「文試首先合:對淫意短句,應試者須依殿試官口述之上聯對出下聯,文意需有淫意及學養深度者勝出,不得與前應答之答案重覆用字。應答時間1沙漏,以敲鑼為訊號,1沙漏為3鑼時。」呂惠卿宣佈首先合開始。  王安石為殿試長,依慣例要禮貌性開題,於是步上殿試臺抽簽:「孔定!」王安石抽出瞭竹簽,望著刻註在上的名字喚名。  「在!」孔定快速的應聲並起立。  「好,小心聞瞭……張燈結彩待早春。答聯最後1字需押韻聲,請答題。」王安石因為正推行改革新政故出此題,似有宣示新氣象之意味。  孔定抓瞭抓頭:「這個嘛……有瞭,近悅遙到淫滿城!」  「好,有淫意且對題。請坐。」王安石點頭的走瞭歸往。  「下1個是……王富!」  「在……在在……」王富堅定且快速的起立。  王富稍微琢磨的答:「歡天喜地開蓬門!哈哈……」  「好……好極瞭。請坐請坐!」  「王康!」  「……有……有……」王康見來王安石,1時6神無主,嚇得站不起到,忘瞭應聲。  「好,這個嘛……待我想想……這個嘛……」  「鏘……1鑼時來瞭。」計時官喊著。  「這個嘛……」王康猛騷著頭苦思。  「鏘……2鑼時!」  「這個嘛……有瞭,有瞭……精炮都放直幹人!嘻嘻……」王康松瞭口氣。  「這……這……」王安石轉頭望望其它的殿試官。  學冠當朝的歐陽修揮手講道:「這次繞他1歸吧!」其它殿試官自不再多言瞭。  「好,下1位是京師才子兆子文!」  兆子文抖瞭下衣袖,答曰:「鳥鵲雲集探花唇!」  「好,好……好1個探花唇呀!」司馬光贊不盡口。  「謝恩師!」兆子文拱手言謝並自稱門生,自然對搶魁胸有成竹。  「最後是司馬相!」  「烈女紅妝瀕失神!」司馬相講完即愜意的坐下。  「等等,此對聯淫意何在啊?」王安石不解的問著。  司馬相正要站起身解釋,范仲淹卻揮手示意其坐下,范仲淹接著講:「稟丞相,此答之淫意隻能意會不在字詞,概『瀕失神』意指高潮欲滿也,即是淫字之表現。」  「嗯……范兄高見高見。好……通過!」王安石心有頓悟的稱贊著范仲淹的解釋。  「好!首先合即席文試結束,5名秀才都部過合,請至後廂房稍作歇息,兩個時辰後入行第2合文試,退席!」王安石宣佈瞭臨時歇息。  應試秀才及殿試官紛紛退席,隻留下觀試民眾的評頭論足及交頭接耳,有人覺得「瀕失神」應得頭彩,有人覺得「開蓬門」下得好,有人覺得「直幹人」應改成「猛幹人」用字較為有力,有人覺得「淫滿城」和題旨的「待早春」最為相關……民眾紛紛押寶或下註,殿下喧嘩緊張之氣氛不輸殿上的應試場面。            (2)7言盡句 鋪露實力  「咚!文試第2合開始!」相伴著殿試官及應試秀才的坐定,殿試長王安石第2次敲下瞭大殿的巨鼓,再度宣佈殿試開始。  「文試第2合:7言盡句,應試者須依殿試官口述之首句對出以下3句,文意需有淫意及學養深度,且需符關唐詩之律定,得與前應答之答案重覆用字,惟詩意不可相跟。應答時間1沙漏,以敲鑼為訊號,1沙漏為3鑼時。」呂惠卿宣佈第2合開始。  這合比試輪來司馬光出題,司馬禦史振瞭振衣袖步上瞭試殿臺,由於前日方才上諫書指謫宰相王安石實行新政有侵官、生事、征利、拒薦等4大損失且被王安石棄置歸盡,司馬光就打算藉這次出題當場暗喻反諷1下王丞相。  司馬光抽出瞭首先個應試的竹情海單望瞭望:「首先位應試秀才是……司馬相!」  司馬相站起,期待司馬光出題。  「秀才司馬相聞好……東風無力百花殘。請接題!」  司馬相陷進深思……  「鏘……1鑼時來。」計時官敲下更鑼。  「有瞭……東風無力百花殘,蠟聚成灰淚始幹,不見棺材心不死,不淫紅顏人不還!」  「好,好,好1句不淫紅顏人不還,請坐!」司馬光走歸位置,抽出瞭第2位應試者。  「兆子文!」  「在!」兆子文是第2個應試者,顯然比首先個司馬相多瞭思量的時間,他1起立便脫口成詩:「東風無力百花殘,明月雲遮眾星散,佳人獨守抱淫恨,隻怪恩客興闌跚!」  「嗯……好,佳人獨守抱淫恨,下得好啊!」司馬光頻頻啼好,觀試民眾也不吝的加以賞識。  「下1個是……孔定!」  孔定陷進沉思,好像略有難處。其實殿試的規則對於先答者或後答者各有利弊,就前首先合而言,先答者雖然能思量的時間比其它人全少,但後答者用字卻不能和前者相跟,故先答者有題裁空間的優勢,現在第2合亦跟,後答者之整句詩意不可和先答者雷跟,實有取材上之限制。  「鏘……1鑼時來!」  孔定連站全沒站起到……  「鏘……2鑼時來!」  孔定漸漸的挪起身子,但仍陷於苦思。  「鏘……」  「有瞭!」就在第3鑼時敲下的跟時,孔定答瞭出到:「東風無力百花殘,雲雨強渡過合山,1柱劃破沉靜空,夜半淫聲滿客舟!」  「好啊……啪!啪!啪!」觀試民眾聞完就到陣掌聲。  司馬光扭轉身看看范仲淹,范仲淹輕聲的對司馬禦史講:「『雲雨強渡過合山』及『1柱劃破沉靜空』全下得好!」  「接下到是王富!」  王富也因題裁受限而站起深思中。  「加油……王富秀才加油……我賭你是狀元郎啊!加油……」觀試民眾有人啼喊著:「鏘……1鑼時來!」  「別急、別急……有瞭!東風無力百花殘……這個嘛……這個嘛……」  司馬光望情形不對,轉身向計時官揮手。  「鏘……2鑼時來!」  「好嘛,好嘛!這次是真的瞭……東風無力百花殘,老漢推車腿蹣跚,不聽淫聲風雨夜,浪女醉臥濕衣衫!」  「喔……好啊!好啊!可憐的浪女啊!哈哈……」觀試民眾忍不住的笑成1團。  「不聽淫聲風雨夜,是下得不錯啊!」王安石評論著。  「既然殿試官全沒意見,那請最後1名應試秀才答題吧!」  呂惠卿點名王康起到答題,哪曉王康是見不得大場面之人,霎時肚裡1灘死水,腦子1片空白。  「鏘……1鑼時來!」  「好,好,別催……東風無力百花殘……這個……東風嘛……」  司馬光復轉身向計時官揮瞭揮手。  「鏘……2鑼時來!」  「好啦……好啦……有瞭!這個……東風嘛……對西娼……這個無力嘛……對……」  司馬光見王康在挈時間,就講:「王秀才若不能將整句詩1次托出,我就要請你退出比試瞭!」  「有瞭,有瞭……東風無力百花殘,西娼花江濕褲衫,不來黃河心不死……這個嘛……」  司馬光當下復向計時官揮手。  「鏘……3鑼時來!」  「等等啊!小蛇還想把洞穿……怎樣啊?哈哈!」  司馬光歸頭望瞭下歐陽修,但見歐陽修連連搖頭,范仲淹接著講:「王康秀才此詩若所欲表現者是摘花者之不屈不甜戀戀不舍精神,則與司馬相之答詩意境相跟;若所欲表現者是西娼不能滿足欲念,則與兆子文意跟;若所欲表現者是淫者年衰無力做功,則與王富跟;若所欲表現者為淫者雖無力而仍欲強渡合山,則與孔定意境相跟……」  「復,閣下在時間終止之後答出,故依本次殿試規則,王秀才你已被淘汰除名。」司馬光最後將殿試官的1致決議當眾宣佈。  隻見觀試民眾1陣騷動,有人哭著直喊:「哇……死王康啊,死王康啊!我的所有積攢全擲你身上啊!誰曉你不爭氣,嗚……嗚……啼我都傢怎辦啊!嗚……嗚……」  「退席!」王安石領先退出瞭殿試臺。  「歇息兩個時辰再行第3合之比試,王康秀才下合就不用再上殿瞭!」呂惠卿向眾人宣佈著。            (3)王康巧辯 起淫歸聲  就在殿試官呂惠卿向眾人宣佈秀才王康淘汰的1刻,觀試民眾也紛紛對著王康啼罵,多是押註寄看在王康身中狀元而擲傢產的老爹或大嬸,令王康心中也興起1股哀傷的歉意。  「殿試諸大人且慢!」驟然王康走歸殿試臺,對著正轉身離開的諸位殿試官大啼著。  試場戍衛的兵士1聞有人對朝廷重臣吼啼,也紛紛拔刀劍警衛;觀試民眾更是1陣錯愕,宛然王康將會因不甜戀戀不舍心落榜而鬧事。  王安石停下腳步,揮揮手支開瞭左右護送的兵士,轉身就對王康講著:「王秀才何故攔阻諸位大人退席啊?」  王康放低瞭聲調,拱手對著王安石講:「敢問大人,殿試規則可有對逾時作答或逾時未答有所規范?」  「固然有!凡逾時作答或逾時未答者皆淘汰。」呂惠卿嚴正的解講著殿試規則。  「那再請問大人,殿試規則可有對逾時作答1半者有所規范呢?」  「這個嘛……你想……」呂惠卿1時啞口無言,轉頭望著司馬光。  「是的,學生不才,資質愚鈍,然學生並非逾時作答,而是在時間終止前即已答出前段;復學生並非逾時不答,而是在時間終止後才都部答完。鬥膽請教大人,系依何律革除學生之應試資格呀?」  「對呀,對呀!好啊,好啊!啪啪啪……」觀試民眾1聞王康之言,也不由得鼓起掌到加以支持。  「這個……這個嘛……」王安石轉頭望著范仲淹,范仲淹步上前到對著王康講:「依殿試規則,對於閣下之答題時間確乎並無規范,但王秀才之答題內容卻與前4位應試秀才之答題內容雷跟,依殿試規則,王秀才還是應被淘汰無誤!」  王康笑瞭笑講:「何有雷跟之處?司馬相之東風暗指淫者,詩意在『不淫紅顏人不還』,強調淫者雖無力辦事但仍不屈不依依不舍抓誓淫紅顏;兆子文之東風暗指恩客,詩意在『佳人獨守抱淫恨』,強調佳人對於恩客的無力辦事抱恨;孔定的東風暗指強淫者,詩意在『雲雨強肚過合山』和『1柱劃破沉靜空』,強調強淫者雖無力行事卻仍強行索求;王富之東風暗指老漢,詩意在『不聽淫聲風雨夜』強調老漢的無能,此4人之詩意怎與學生雷跟呢?」  「那王秀才的東風指的是……?」范仲淹迷惑的問著。  「我指的是……肉棒。」  「哈哈哈……他指的是那個啦!哈哈……」觀試民眾1聞王康的東風指的竟是肉棒,全忍不住的笑瞭出到。  「從何可見?」司馬光也忍不住的問著。  「諸位大人忘瞭我最後1句嗎?」  「你的最後1句是……?」  「是『小蛇還想把洞穿』。」  「哈哈……哈!東風指的是小蛇啦!哈哈……」民眾復忍不住的笑瞭出到。  「嗯……那你的詩意為何呀?」王安石覺得有理而追問王康詩意為何。  「稟大人,學生的詩意是指肉棒不自量力還想穿洞!」王康巧辯著,霎時臺下復是1片嘩然。  「這個嘛……」王安石轉頭望著學高看重的歐陽修。隻見歐陽修稍微思量瞭1會兒,驟然臉上泛出瞭1絲笑意,並向王安石點瞭點頭。  「好吧!既然你未逾越殿試規定,你仍有資格繼承比試!」王安石講罷,就轉身同和諸位殿試官1跟離往。兵士們收起刀劍,民眾們也快樂的向王康道賀。倒是其它的應試秀才,臉上現出瞭無奈的表情。  司馬相迷惑的向王康走到並問道:「小弟不才想請教王兄,肉棒亦可當東風乎?」  「固然可以瞭!君不聽『萬事具備,隻欠東風』嗎?淫者欠缺肉棒,如何行事?」王康復笑著巧辯著。  「是,是……王兄講的是啊!」司馬相識趣的退瞭下往。            (4)你到我去 淫聲不斷  轉眼復過瞭兩個時辰,相伴著觀試民眾的鼓躁和嘻罵,殿試官員在兵士的護衛下走上瞭試殿,應試秀才們早就坐定在試殿上期待第3合的文試,1會兒隻聞見殿試長王安石走向殿臺前講:「有鑒於5名秀才具是才學兼備1時之選,為免徒然擔誤各位殿試官之理政時間及各位百姓之正常生活,文試之第3合及後續之第4、5合文試將1氣呵成比試,中途不再歇息……現在開始第3合文試!」  就在王安石宣佈完1次都部文試完畢之後,民眾鼓起瞭1陣歡喚之聲,因為大傢最渴求望來的不是文試,而是之後的術科實戰比試。  「文試第3合,指定答詩,比試之應試秀才需依據殿試官所指定之物即席答出7言盡句1首,詩意需含有美意及淫意,時間運算3鑼時,逾時作答或未答或答部份者皆以淘汰論!」呂惠卿因為王康又活事件而宣佈瞭稍微修正過的殿試規則。  「好,首先位是王康……。」這合輪來范仲淹主持,范老抽出瞭首先支簽,也不曉是故意或無意,剛爭取又名的王康即將就被點來。「王康聞瞭……請以女子乳房為題作7言盡句1首,計時開始!」范老揮瞭揮手,計時官就將沙漏倒置過到開始瞭計時。  「鏘……1鑼時來!」王康若有所思的枯站在殿試臺上。  「王康加油……王康加油……」臺下不時傳到觀試民眾的加油聲。  「鏘……2鑼時來!」  「有瞭……。橫望成嶺側成峰,遙近高低各不跟,不識廬山真面目,隻緣緊握雙手中……哈哈……」王康照例的答完後笑瞭笑。  「好啊……好啊……真它奶的大小高低不跟啊……哈……哈……」觀試民眾笑的喜不自勝。  「好,通過,下1位是……王富!」范仲淹抽出瞭第2位上臺應試者。  「請以女子之小嘴為題,作7言盡句1首,計時開始!」范老出瞭第2個定題給第2位應答的王富。  「這個嘛……」王富也陷於苦思,真的是1大挑戰。其實這第3合文試和前2合不跟,前2合是跟1試題,故後答者有較長的思量時間但卻受限於不能重覆前面答案的答意空間,第3合則是殿試官給瞭每人不跟的題目,顯然對先答或後答者沒有影響,所以大全需要思量片刻。  「鏘……1鑼時來。」  「這個……白漿……」王富欲言復止。  「鏘……2鑼時來。」  「白漿……喔……有瞭……白漿玉液品蕭到,噴留來嘴不又再,先見吻含舌舔吸,後見推送顫抖排。」王富松瞭1口氣坐瞭下到!  范仲淹狐疑著望著王富,「等等……『先見吻含舌舔吸』是何意啊?」  「稟大人,是女子小嘴親吻、口含、舌舔吸jj也。」  「那推送顫抖排呢?」  「再稟大人,是男子jj壓推、抽送、肉棒顫抖排精也。」  「好,瞭……解你意瞭……請坐!」  王富這才真的坐瞭下往。  「好個王富……把狀元及駙馬1起吸過到吧……哈哈……公主的小嘴可大著哦……哈哈哈……」觀試民眾復是1陣嘻鬧。  「下1位是……兆子文!」兆子文正瞭下衣冠,拱手等著范老給的試題。「兆子文,請你以女子豐臀為題作7言盡句1首……」  想不來兆子文即將就能答題吟詩:「窈窕淑女屁股翹,1群淫狼身邊繞,前擁後貼瀕推送,想走後庭瞧1瞧!」  「哈哈……想搞後庭花呀……要夠長才行啦……哈哈哈……」兆子文的答題顯然也引到民眾1陣嘻鬧!  「好,有淫意……下1位是司馬相。」  「在……」  「請以大嬸悶騷為題作7言盡句1首。」  「有瞭……徐娘半老韻猶好,枯井想把木舂繞,郎騎竹馬屠城到,青梅弄得漢求饒。」  「喔……不錯ㄛ……最後1句改成『老娘爽得哇哇啼』就更好瞭……哈哈哈……」民眾復是1陣瞎起哄。  「過合倒是過瞭,隻是……」范老若有疑思,接著講道:「自古漢賊不兩立,今大遼北據對我蠢蠢欲動,司馬相之『青梅弄得漢求饒』似有不妥!」  「那麼……改成……青梅弄得棒求饒……總該可以瞭吧!」司馬相把漢字改成棒字!  「好吧……下1位是孔定!……請你以少女秀穴為題,作7言盡句1首……」  「這個嘛……有瞭……少女秀穴總是濕,初夜瀕瀕把淚拭,問君可有快意否,就在抽送入出時」。孔定這合倒答得輕松安閑。  「好吧!過合……既然復是都部過合,就直接入行第4合吧。」王安石宣佈第4合開始。  「文試第4合,7言詩句接龍,應試秀才須依據前1名秀才詩句之最後1字作為首字,且詩意需相連貫,此字之字形字音需完都相跟,答7言詩1首,答題須押韻腳,需有淫意且詩句最後1字不得與前答者重覆,共計5輪,未在時間內答題且答完者,淘汰!」呂惠卿照例的宣告瞭此合的應試規則。  第4合輪來瞭歐陽修主持,歐陽修走向前自簽筒中連抽瞭4隻簽決定第4合的答題順序,結果順序為司馬相、王康、兆子文、王富、孔定,歐陽修接著開始出題:「大江東往浪淘絕!……請司馬相接詩……」  「好,絕退衣衫待狼摘。」  「摘得慧陰滋補陽。」王康答道。  兆子文接著講:「陽棒汲水進陰井。」  「井深測得君淫力。」王富答題。  「力有未逮早泄精。」孔定答完,首先輪結束。  「啪……啪啪……好啊……」觀試民眾響起1片掌聲。  司馬相接著開始瞭第2輪:「精盛再催棒昂起。」  「起身復把妹到淫。」王康復答出,引到1陣哄堂大笑。  「淫漢登堂強采花」,「花謝苞落人樵悴。」王富答道。  「好1個悴字啊……逼死孔定……加油啊……」民眾指望快點望來首先個被淘汰的人。  「悴容到自淫狼虐。」孔定復穩穩的答完第2輪,孔定想刁1下司馬相,故用虐字作尾。  「虐刑施進菊花庭。」司馬相仍然輕松答出。  「庭院深深深幾許。」王康也3輪過合。  「許……這許嘛?……」  「鏘……1鑼時來」  「這許嘛……許得花狼進苞堂!」兆子文接答。  「堂……堂哥堂弟齊相。」王富答出。  「聚嘛……」孔定預備要答題。  「等等……王富秀才的答句同『許得花狼進苞堂』有何聯貫啊?」范仲淹問著。  「是啊……是啊……本到惟獨1個花狼的,怎奔出堂哥堂弟咧?」民眾質疑聲也此起彼落。  「這……這……」王富霎時乍舌不曉所措。  王安石走上前到講著:「好,王富秀才淘汰!,孔定秀才接堂字。」  「堂嘛……堂上幹淫聲不斷……」孔定答完第3輪。  「斷續夾雜啼痛聲。」司馬相快答。  王康歪著頭同答:「聲聲啼出高潮至……」  「這『至』嘛……」兆子文被難倒瞭!            (5)文試結束 實戰開始  「鏘……1鑼時來!」  兆子文受困於王康答的「聲聲啼出高潮至」。  「鏘……2鑼時來!」  「這『至』嘛……啊……至死不喝忘淫水!」兆子文急中逼出1句。  「這……這……忘淫水是何物呀?」觀試民眾眾說紛紜。  歐陽修趨前低聲問兆子文道:「老夫熟知古今典史,倒沒聽見過忘淫水,請問兆秀才此物到歷如何啊?」  兆子文歸曰:「恩師可曾聞聽忘情水嗎?」  「這倒是曾聞聽過。」歐陽修答道。  兆子文詳述講:「野史中傳聽唐伯虎欲點秋香卻為老夫人從中作梗,友人告曰不如喝用忘情水以求脫離情海苦痛如何?唐伯虎答曰:」忘情水或能忘情,惟此恨綿延吟不絕啊『,友人對曰』那就用忘淫水吧!『,概唐伯虎之友誤將吟字當淫字而開起玩笑罷瞭。「  「哦……受教!受教……老夫孤陋寡聽也。」歐陽修客氣的歸應兆子文。「那就請孔定秀才接答水字吧」。  「火息水退浪平靜。」司馬相最後1輪答完。  「簡樸啊……靜思悔將妹蹂躪。」王康也答完瞭第5輪。  隻見兆子文站起口中喃喃不休:「這死王康啊!死王康!……每次全刁我……這躪嘛……」「鏘……1鑼時來!」  「這……躪啊……真難啊……待我想想……」  「鏘……2鑼時來!」  兆子文真的束手無策的樣子,「加油啊……兆公子加油啊……」臺下有人為兆子文加把勁。  「咦……這個……」驟然兆子文似有靈感浮現。  「鏘……3鑼時……」  「等等……有瞭……」講時遲那時快,就在第3鑼時敲下的跟時,兆子文高喊有瞭。  「躪女淫心未見平。」兆子文答出。  「且慢……兆子文秀才此詩復是何意啊?」歐陽修復再次的請教兆子文。  「這沒啥特別意思啊,隻是躪傢小姐未滿足淫意罷瞭……」兆子文笑著歸答。  「咦……誰是躪傢小姐啊?對啊,對啊,沒聞過躪傢小姐呀?究竟住那兒啊?」觀試民眾復是滿頭霧水不得其解。  歐陽修再度趨前低聲的問:「兆秀才復是依何典故奔出躪女啊?」  「敢問大人,此第4合吟詩接龍以到,主角是否向來為1男1女啊?」兆子文反問歐陽修。  「依目前望到確是如此,且可自王富淘汰的緣故觀之,並無2男或2女存在。」歐陽修答道。  「那就對瞭,目前我等吟詩接龍的詩中女主角並無人賦予名諱,學生就啼她躪女囉……」原先是兆子文自己編的。  孔定站瞭起到:「那怎行,她為何非姓躪不可?」  「是,兄臺確乎高見,此女並非1定要姓躪不成,但既是吟詩接龍要承接詩意,顯然先給她取名者得之,我啼她躪女前並無人先我1步啊,請兄臺明鑒!」兆子文講完就坐瞭下往。  孔定觸觸鼻子講:「那本人也東施效頻1番……平男累得躺臥地……哈哈,我也領先給男主角冠姓『平』也……」  「這……」歐陽修望瞭望王安石……  王安石步向前向大傢講道:「好吧,既然吟詩接龍5輪的輪答全已結束,就繼承第5合的文試吧!」  王安石宣佈瞭入行最後1合的文試,也就是昭示默許瞭方才兆子文和孔定的無理答題。  「文試第5合,按圖吟詩,應試秀才需依殿試官抽出之字畫以7言盡句1首吟出,4段詩格定為姿態、動作、淫意、神態,未滿足上述規定或逾時作答或逾時未答或逾時答不完整者淘汰,計時3鑼時!」呂惠卿趨前解講著最後1合文試的規則。  第5合文試由呂惠卿主持,他抽出瞭首先位應試秀才:「首先位是司馬相」,隨即復從另1個裝有字畫的簽筒抽出瞭1幅字畫,這字畫描述著女子正幫書生口交著,而書生表情歡愉。  司馬相瞧瞭瞧答道:「舌璨陽根品蕭1,挈弄繞揉含舔吸,女子獻心吞梁柱,書生忘神醉快意。」  「好,過合……下1位是王康。」呂惠卿接著抽出瞭1幅男女交歡圖,書生從後方頂著彎身的女子後臀。  「挺挺玉立進後庭,攬腰推送亂亂頂,女子芳心淫快意,愉悅失神進仙境。」王康也順利的答完瞭試題。  「好啊……好啊……好個王康呀……」王康的啦啦隊復響起瞭1片掌聲。  「下1位是……兆子文!」呂惠卿抽出的字畫是女上男下交歡圖。  兆子文想瞭想……「陰坐陽插蓮花中,倒掛金鉤猛抽搐,書生爽躺女歡欣,傳出淫聲輕輕誦。」兆子文答完也坐瞭下往。  孔定明白自己是最後1棒,站瞭起到拂瞭拂身望著呂惠卿,呂惠卿抽出瞭最後1幅畫,畫中卻是男子壓著女子在地,女子身無衣物且呈反抗態勢,男子手中殘留女子破衣1角。  「這……這是何意啊?」孔定愣瞭1下。  「這1定是侵犯啦……不……不……這應是嘻鬧……非也非也,應是迷奸不成反硬到吧……哈哈……」觀試民眾也推測紛紛。  「鏘……1鑼時來!」  孔定仍是1臉狐疑。  「鏘……2鑼時來!」  孔定騷瞭騷頭講道:「男欲強求女不肯,霸王硬上肉棒伸,1柱擎天破雲處,洪濤1泄女遺恨。」  眾殿試官們相顧慘沮,既然也無重大損失,隻好讓4人全通過文試,王安石趨前向大傢宣佈:「歷經5合文試,4位秀才果真才高8鬥令人敬佩,惟術試將從嚴評定,還看諸位好自為之!」  王安石的1席話不隻帶給瞭4位應試秀才1陣緊張,也更宣示瞭術試的艱難程度,倒是觀試民眾個個精神振奮,因為能夠見來魚水之歡的現場比試,無疑將是此生之最大樂事。            (6)術試首合 考驗定力  經過瞭5合的文試,5位參加殿試的淫秀才有4人過合,自然在文才上皆才學兼備,固然也因為這個殿試是比選淫狀元而非文狀元,故在文試上之要求自不若文狀元的比試到得嚴謹及重要,術試科目才是淫狀元最引以為傲的專長。  「咚……」王安石復再度敲下瞭試殿上的巨鼓表示殿試開始並趨身走上試殿臺。  王安石拿起瞭聖旨將它打開到向觀試民眾及應試秀才宣讀道:「奉皇上欽意,本次淫狀元選拔之術科比試增列4位專才助試官!」王安石宣讀完就走歸殿試長的位置坐下。  呂惠卿接著走瞭上到,其身後同著4名女子,「哇……真是他媽的美麗啊……能讓我爽1下就算砍頭全值得啊!」觀試民眾望凸瞭雙眼忍不住的對那4名女子直喚美麗。  「首先位助試官是京師名妓殷如煙姑娘,第2位助試官是後宮嬪妃房術說師白霜霜姑娘,第3位助試官是東瀛留學藝妓芳子姑娘,第4位是……」  「咦……第4個姑娘挺靦腆的嘛……不曉是那兒到的啊?……對啊……對啊……還蒙著面紗咧……搞不好是名門閨秀……是處女喔……哈哈哈……」觀試民眾還沒等呂惠卿介紹完就推測紛紛。  「是……苗疆格格藍蕓……」呂惠卿介紹完就引領著4位助試官就坐。  「原先是苗疆官傢女啊……聞講苗疆女很毒的咧……是嗎?……但是真的很美呀……」觀試民眾不斷的對著4位美女評頭論足著。  呂惠卿在坐位上宣告:「術試首先合,體檢淫根,應試秀才須舉出1項自身之淫技及使用之淫根,淫技及淫根均不得與前應試者重覆,應試時間3鑼時,凡未於時間內通過術試者淘汰,……比試開始!……」  呂惠卿宣告完後坐瞭下往,助試官殷如煙1手牽著裙裳踏著碎步,像仙人般的走瞭上到。  「哇……好美喔……」觀試民眾復是1陣驚喚。  「首先位應試秀才是兆公子……!」如煙抽出瞭首先支應試簽。  兆子文走上殿試臺看著美美的如煙姑娘。  「請問兆公子的淫方為何啊?」如煙問著兆子文。  「是……5指探花!」  「那再請教公子淫根何在啊?」  「那固然是手指囉……。」如煙聞完兆子文的答話後就轉身向計時官揮瞭揮手示意開始計時。  隻見如煙身子全還沒轉正,兆子文就1把撩起瞭如煙的裙擺並蹲就瞭下往。  「……喂……你……!」如煙被驟然的猴急嚇瞭1蹦,但想起瞭這是有限時的比試也就不再計較瞭。  「什麼?……這怎會……?」兆子文撩起裙擺就把頭鉆瞭入往,卻被眼前的景象弄呆瞭。  「鏘……1鑼時來……」  「好個京師名妓啊……!竟穿起坊間貞節烈女穿的7星守貞褻褲!」兆子文的風流經驗識破瞭如煙出的難題,就隔著褻褲1手觸起瞭如煙的花唇,1手伸入瞭自己的衣袋中觸索著。  「呵呵……兆公子還是曉難而退吧!你可曉本姑娘所穿何物啊?……呵呵呵……」如煙輕視的笑著兆子文。  「鏘……2鑼時來!」計時官敲下瞭第2聲鑼並報出時間將至的訊息。  觀試民眾望得1頭霧水,望不來如煙裙裡的玄機,隻見鉆入裙裡的兆子文不斷的鉆動著,卻望來如煙的臉上輕泛著笑意。  「鏘……3鑼……」  「啊啊……嗯……」就在計時官正要報出時間來的當兒,如煙的嘴裡驟然發出瞭「嗯啊」的淫聲,她的臉上剎時由笑臉轉為驚異,也泛起瞭1陣紅暈,身穿的褻褲也落來瞭地上。  如煙驚慌的推開瞭兆子文退瞭2步講:「你……你……你怎能……到得及解開……」  「這是啥褲啊?……是做何用的啊?……」觀試民眾好奇的議論著。  兆子文被推離瞭如煙的裙裡,就直起瞭身子向大傢鋪示著左手吃指講:「我的淫根剛探瞭如煙姑娘的花蕊,指上蜜汁昭然可證!請殿試官鑒核……」。  「你如何能解我貞褲探我花蕊啊?」如煙撲瞭撲衣裙向兆子文問道。  「承讓……承讓!學生不才用瞭把波斯小刀!」  如煙這才檢視瞭脫落在地上的7星貞節褻褲,其上的7個死結全完好如初,隻是整件褲子從腰部劃下被割成瞭1塊佈。  原先這7星貞節褻褲穿上後共打上有7個死結,分別在左腰、右腰、後背、左大腿內側及外側各1、右大腿內側及外側各1,用1般手解恐需時半日,若用1般刀具割破緊穿於身之褻褲則必傷及肉身,兆子文因隨身帶有風流工具波斯小刀,故能在不曉不覺中破褲探花。  「如煙姑娘,兆秀才是否實用淫根探得你的花蕊呀?」王安石問著。  「這……這……有!……有……」如煙泛著紅臉邊應著王安石邊退歸來座位上往。「好,兆子文過合!」  「謝大人……」兆子文對著如煙舔瞭舔手指上的蜜汁並向王安石道謝後也退歸來座位上往瞭。  「喔……原先是貞節褲啊!……是想挈兆秀才的解題時間啦……」民眾恍然大悟。  接著苗疆格格藍蕓走瞭上到抽出瞭第2支簽:「司馬相!」  「在……在!」司馬相走上瞭試臺。  藍蕓穿著苗疆長裙向司馬相靠瞭過到,「你的淫方是……?」  「是……舌綻蓮花……」司馬相邊答著邊從上來下打量著藍蕓都身。  「那淫根是……?」  「舌頭……」司馬相驟然覺得苗疆女人玩起到1定很爽,絕管嘴裡答著舌頭,衣袍下部卻隆凸瞭出到。  藍蕓將雙手搭上瞭司馬相的雙肩輕聲的對著他講:「到吧……我正等著你呢!  司馬相霎時感來雙肩被用力的壓下,就順勢的蹲瞭下到,雙手掀起瞭藍蕓的裙子鉆瞭入往。  「咦……什麼滋味……?管它的……」司馬相好像感來不對勁,但也沒顧來那麼多,就雙手觸著大腿向上遊搬來藍蕓的腰部。  「鏘……1鑼時來!」  藍蕓將雙腳微微向外站開,雙手撫摩著司馬相的雙肩及背部,司馬相將肚兜下擺解開,漸漸的將藍蕓的褻褲退至膝部。  「鏘……2鑼時來!」  司馬相望來瞭藍蕓的奧秘花境,紅潤細嫩且緊關的花唇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1般,司馬相輕輕的用手指沿著兩片花唇的密縫滑過。  「啊……嗯嗯……」藍蕓忍不住的輕啼瞭兩聲。  司馬相覺得碰到瞭這麼美復這麼幼的助試官真是賺來瞭,隻是藍蕓的花間向來飄到1陣陣莫明的異香。  「咦……司馬相你在幹嘛呀?……別隻顧著享受啊!……後頭還有的幹咧……哈哈哈……」觀試民眾因望不來司馬相的動作而瀕瀕督促。  「啊……嗯嗯……」藍蕓被司馬相挑弄得淫欲暗然生起。  「啊!……迷香……」正當司馬相伸出舌頭磨舔藍蕓兩片花唇間時,隻覺舌間1陣酥麻就昏跌出藍蕓的長裙倒在殿臺上。  「哇……這……這……怎會如此……」觀試民眾1片熱鬧。  「鏘……3鑼時來!」計時官宣佈瞭時間終止。  藍蕓理瞭理衣裙轉身向王安石講:「司馬相秀才的淫根沒有探進我的花唇……」「藍姑娘是如何弄暈瞭司馬相啊?」王安石問道。  「歸大人,小女子身穿迷香褻褲,花唇沾有迷液,司馬公子貪圖留戀花唇而未肯直進花心,故迷倒在小女子裙下也!」  「好……好……秀才司馬相淘汰!」王安石轉身向呂惠卿講著。  兩個兵士走上瞭試殿臺將暈倒的司馬相從臺上架走,觀試民眾1陣錯愕,應試秀才們這才發覺大事不妙而講不出話到。            (7)淫術纏鬥 各顯神通  司馬相淘汰之後,試殿上的3位秀才顯然的必是今年的狀元、榜眼和探花,待爭的惟獨誰是狀元罷瞭。  第3位上場的助試官是東瀛留學藝妓芳子姑娘,她穿著和服緩緩的走上臺到。  「糟糕!……這女子穿得是……」還未上場的王康和孔定連連直喚糟瞭,因為他們兩人全沒品嘗過穿著和服的女子,顯然對和服也就1曉半解。  「下1位是……」王康和孔定全雙手關十的默念著佛號,固然是祈求不要抽來自己!  「是……王康……」  「啊……完瞭!」王康慘啼瞭1聲就被鄉親加油團拱上瞭試臺。  「加油……加油……王康加油……」加油團向來加油著。  王康向芳子姑娘拱手1拜講道:「還看姑娘手下留情……」  「王秀才的淫方是……?」  「是……1柱擎天……」  「淫根為何?」  「淫根是我的陽根……」王康面有難色的講著,多半也是因為芳子姑娘身著和服之故。  芳子姑娘轉身向計時官揮瞭揮手表示開始計時然後轉身對著王康,隻見王康癡癡的站在芳子姑娘的面前不斷的上下打量著。  「鏘……1鑼時來!」  王康開始用手開始解開自己的佈褲。  「哇……好大啊……是啊……是啊……真是少見啊……」觀試民眾對王康落下佈褲後露出的jj嘖嘖贊美,王康則是不斷的自我搓揉著陽根卻不曉如何下手。  「呵呵……王秀才還真是知識淺薄啊!竟不曾動手脫過東瀛和服?……呵呵呵……」芳子姑娘笑著王康的不曉所措。  「鏘……2鑼時來!」  王康忍耐著東瀛女子的譏笑仍舊搓挺瞭自己的陽根,這比剛剛更具大的陽根讓芳子忍不住的收起瞭笑容興起瞭淫心。  「我……沒……穿……褻……褲……」芳子低聲斷續且偷偷的告訴瞭王康,然後芳子微微的站開瞭雙腿。  講時遲那時快,王康驟然劈出1掌將芳子姑娘打昏在地上,這讓王康在芳子姑娘靜躺的狀態下,容易的能夠從和服底部望見芳子姑娘和服內的機密,觀試民眾更是個個引頸遙望芳子的裙底春光,護衛的兵士們望情形不對就想沖上臺到阻撓王康,王安石揮退瞭兵士,隻見王康光著下部爬上瞭芳子姑娘的身體。  「你……你……想硬到……?」芳子姑娘適時醒瞭過到質問著壓在身上的王康。  王康去前1頂……。  「鏘……3鑼時來!」兵士們擁上前往拉起瞭王康。  「他……他……他沒……入往……」芳子姑娘害怕的從地上爬起並快樂的啼著,王康也忙著穿歸褲子。  王安石望瞭望王康:「你有何好講的?」  「非也!非也!……學生已探得芳子姑娘之花蕊!」王康答道。  「何以見得?」王安石逼問著。  「他胡講……他的棒頭剛進我的花唇就因時間來而被兵士拉走瞭啊!」芳子姑娘極力辯護著自己認定的結果。  「稟大人,芳子姑娘花房緊實,學生為免傷及唇蕊,故僅於唇口射進瓊漿代替棒探花蕊!」王康竊笑的答著。  「這……這……」王安石目光轉向瞭芳子姑娘,隻見芳子姑娘的和服裡流出瞭白濁的玉液滴來瞭繡鞋。  「好吧……算你過合……」王安石領著大傢歸來瞭座位上。  「好啊……好啊……好個王康啊……王康必中狀元郎……哈哈哈……」民眾復是1陣瞎鬧。  接著後宮房事說師白霜霜走瞭上到,孔定也自曉是最後應試者而站上瞭試殿。  「還好,難惹的東瀛浪女沒抽來自己……」孔定望著白霜霜竟生起慶幸的感覺。  「……且慢……!」就在白姑娘馬上發問之際,司馬相從昏眠中清醒並蹦上臺到向殿試官員們喊著,兵士們復拔出瞭刀械在旁警衛。  王安石揮揮手支開瞭護駕的兵士向司馬相走到:「司馬秀才已被淘汰除名,何故驚擾臺上比試啊?」  「稟大人,學生沒輸……」司馬相拱手向王安石稟告。  范仲淹忍不住的站瞭出到講道:「復到瞭,閣下想學王康文試時情形到個硬要又活嗎?」  「不,學生並非硬要,是事實……」司馬相繼承力爭著。  「願聽始末……」王安石招招手把那場比試的助試官藍蕓格格啼瞭出到。  「稟大人,學生已探得藍蕓姑娘之花蕊!」  「你胡講……你講謊……你的舌頭根本未進花唇,何到探得花蕊之講?」藍蕓氣得直罵司馬相扯謊。  「司馬秀才聞好,閣下可曉欺君罔上之罪重可抄傢滅族呀?」呂惠卿也蹦出到質問司馬相。  「學生之淫舌確未探進藍蕓姑娘花唇之內……」  「到人啊……快把司馬相挈出往論治欺君之罪……」呂惠卿忍不住的向周遭的兵士啼呼著。  「且慢……惟學生確已探得藍蕓姑娘之花蕊!」司馬相臉上興起瞭絲絲笑意。  「莫非閣下懂知奇門邪術……哈哈哈……」范仲淹不由得大笑的問著。  「稟大人,學生並非茅山術士,但是學生也為顧及藍蕓姑娘之唇蕊而以射進代替探進。」  「射進?司馬秀才不是『舌綻蓮花』嗎?莫非……你的嘴能射出瓊漿玉液?……哈哈哈……」范仲淹復大笑瞭起到。  「學生沒此能力,學生非射出瓊漿玉液,而是……米飯1粒……。」  「哈哈哈……米飯啦……哈哈……」復引到觀試民眾1陣大笑。  王安石請藍蕓姑娘退下檢試花房內是否殘有米飯,復請司馬相解釋過程。  「學生鉆進藍蕓姑娘裙裡後即覺異味連連,當下以為是自己口腔異味,遂用舌剔牙清理口腔,故嘴有米飯1粒,後於舔吻藍姑娘花唇之時,見藍姑娘心花怒放而花房微開,就吹瞭口氣,不意竟將米飯吹進花蕊……」  「哈哈哈……好個無心插柳啊……哈哈哈……」觀試民眾聞聽司馬相的講明皆哈哈大笑。  藍蕓姑娘走瞭歸到:「歸大人,小女子花房中確有米飯1粒!」藍蕓向王安石歸報著。  「這……這……」王安石歸頭望瞭望歐陽修。  歐陽修點瞭點頭講道:「本到無1物,何處惹塵埃……。」  「好吧……司馬相就歸又應試資格吧!」王安石隻好尊從學高看重歐陽修的意見。  「謝大人!」司馬相自得的歸來瞭座位上。  白霜霜繼承這1合最後1位應試秀才的比試。  「孔秀才的淫方為何啊?」  「鋪露腳頭……」孔定答道。  「是鋪露頭角吧!」白霜霜糾正瞭孔定。  「那你的淫根是……?」  「是……頭……」孔定遲疑瞭1會兒答道。  「頭……?這……這……太大瞭吧……這……」白霜霜轉頭望瞭望王安石。  王安石振瞭振衣裳對著孔定問道:「項上之頭如何探穴啊?」  「喔……大人誤會瞭,學生之頭並非指項上人頭,而是指腳指之頭……」孔定分辯著。  「原先如此……」白霜霜松瞭1口氣,隨即轉身向計時官揮手。  孔定1見白姑娘的手揮下,就沖瞭上往將白姑娘按倒在地。  「你……莫非……你……也要……硬到……?」白霜霜略帶驚孔的問著。  「鏘……1鑼時來!」  孔定將白姑娘的褻褲1把拉至秀腿根部,復將白霜霜由正面翻成瞭背部。  「你……你……你想……馬背駕車啊?」白霜霜再問。  孔定依然未答,隻是脫著自己的佈褲,托弄著自己的肉棒。  「鏘……2鑼時來!」  孔定見時間不多就猛然去前用力1頂……。  「啊……痛啊……啊……你幹什麼啊……啊……你探錯穴啦……」白霜霜大聲喊痛。  「哇……這娘兒們真會啼啊……」觀試民眾1陣熱鬧。  孔定仍是不斷的猛力向前頂、頂、頂。  「啊……痛啦……我是助試官啦……你怎可無禮……啊……啊……」白霜霜1陣哀啼。  「鏘……3鑼時來……」  孔定意猶未絕的繼承頂著。  「啊……痛……痛……兵士快把他拉開啦……時間不是來瞭嗎?……痛……啊……」  兵士們這才上前拉開瞭孔定,白霜霜無力的站起瞭身子走歸瞭座位。  「好……首先合術試結束,歇息兩個時辰……」呂惠卿講完就和殿試官們1跟走出瞭試殿,但見白霜霜滿臉淚痕交錯的離往。            (8)淫試難考 步步為淫  就在諸位殿試官離席的當兒,滿臉淚痕的助試官白霜霜驟然跑來瞭殿試長王安石身邊低聲的講著話。  王安石停下瞭腳步歸身大喊:「且慢退席!」  正欲離往的應試秀才及觀試民眾紛紛的停下瞭腳步,王安石向著孔定走往。  「孔秀才剛剛的淫方為何啊?」王安石嚴厲的問著。  「這……這個嘛……是……」孔定迷惑王安石此問之用意而不敢直答。  王安石更親近瞭孔定:「是……鋪露頭腳吧?」  「這……是……是!」孔定遲疑的應答著。  「再請教『頭』系指何意啊?」王安石逼問著。  「這……這……這……」孔定仍舊不敢直答。  「是閣下比試時講的足下之頭而非項上人頭或胯下肉頭,對吧?」王安石代孔定解答著。  「是……對……對!」孔定開始知道瞭王安石的問意。  王安石揮手招到瞭兵士然後對著孔定講:「閣下竟用胯下肉頭直搗白霜霜姑娘的後庭,是否應該不算過合啊?」  「對啊……對啊……孔定沒照淫方辦事……該淘汰……該淘汰……」觀試民眾掀起1陣嘩然,大傢這才恍悟孔定方才並未使用腳指頭行事,而是以肉棒強迫插進白姑娘之後庭兵士正欲上前將孔定架離試殿,隻見孔定拱起手到向王安石講道:「學生並無違背自訂之淫方啊!」  王安石揮揮手阻撓瞭兵士的行動,反問孔定:「何以見得?」  「稟大人,學生之淫方為『鋪露腳頭』,雖後以胯下肉棒探進白姑娘後庭花穴,惟學生之雙腳始終赤裸鋪露在試殿之上並未隱蔽,如此豈不『鋪露腳頭』?」  孔定講完後隻見助試官白霜霜哭得更大聲的跑退出試殿,王安石向孔定揮瞭揮手表示贊跟孔定的答覆後,也和諸殿試官退出瞭試殿,隻留下瞭1群觀試民眾的竊竊笑語。  「咚……」試殿上的巨鼓再度響起,兩個時辰的光陰很快的過往,呂惠卿再度走瞭上到講道:「術試第2合,武取淫娘,各應試秀才需在3個鑼時內以各種方式淫取助試官之美體,助試官得以武藝抗之,凡未於時間內淫取者淘汰。」  助試官苗疆格格藍蕓步上試殿欲抽出瞭這合首先位應試秀才名簽,隻見4位秀才俱是膽顫心驚唯恐抽來自己。  「首先位是……是……王康。」  「哇……我完瞭……這次真的完瞭啦……」王康嘴裡振振有詞的發著牢騷。  「喂……別擔心啦,吉人自有天相啦……哈哈……」加油團邊講著邊將王康拱上瞭試臺。  「有請!……」藍蕓講完就驟然躍起,飛來瞭距試殿地面約摸2個人身長的大鼓上面。  藍蕓飛定後攤瞭攤雙手呵呵的對著仰看的王康笑講:「鼓上鳳舞……怎樣啊?」  王康望笨瞭眼,他自曉武藝不及藍蕓,復怕藍蕓是用毒高手而不敢追上,於是心生1計彎下瞭腰。  「呵呵……認輸就認輸,彎腰行禮倒是不必瞭……」藍蕓笑得更開心瞭。  王康隨後彎起身到右手緊捏著卻高舉著講:「藍姑娘……想必這是你的隨身之物吧?掉在地上瞭……」  「啥東西掉瞭啊?」藍蕓因為飛來瞭大鼓上距離太遙而無法小心註視。  王康放下瞭右手有意大聲講道:「好吧,既然沒人的就自個兒珍藏起到囉!  「等……等等……我瞧瞧……」藍蕓急得即將就從大鼓上飛躍瞭下到。  「鏘……1鑼時來!」計時官敲下瞭首先聲鑼時。  就在藍蕓飛身至王康面前要望王康手中緊捏之物時,王康迅即的點瞭藍蕓的2處止動穴,這使藍蕓姑娘的手同腳全不能動彈瞭。  「……你……你……這是……?」藍蕓這才發覺被點瞭穴道。  「哈哈……我的手中根本空無1物,我自曉武技不如藍蕓姑娘,出此賤策還看原諒!」王康講完就動起手到預備解退藍蕓姑娘的衣衫。  王康伸手松往瞭緊紮於藍蕓腰際的長裙系帶,苗族花裙剎那直落藍蕓的腳底露出瞭鑲有碎花的褻褲及1雙古銅色的美腿,王康的嘴湊上瞭藍蕓的大腿根部……。  「啊……你……你這……淫徒……要上快上……別淫弄本姑奶奶……」藍蕓的苗族本性霎時因為王康的無禮而表露無遺。  王康的狼嘴從大腿根部去上吸吮著到來瞭褻褲外的花唇邊,陶醉的表情告訴大傢他正在享用苗疆的上等美女。  「鏘……2鑼時來。」  王康的雙手開始解下藍蕓的褻褲,1陣異香迎鼻而到。  「啊……糟糕!……」王康想起瞭司馬相在上1合比試裡曾中過藍蕓的苗疆迷香,於是立即歸身用衣物掩起瞭口鼻。  「呵呵呵……怕本姑娘瞭吧……下歸你再碰到我,我就放蠱毒纏你……呵呵呵……」藍蕓見王康無法得逞,忍不住的大笑連連。  王康歸過身後呆瞭1會兒,他想藍蕓的花穴必有迷液,後庭興許也有,若擅進禁區恐將死無葬身之所,就把心1橫轉身拉瞭藍蕓的雙腳1把。  「碰!」藍蕓1時失往支撐而整個人垮倒在地上。  「唉喲!……賤漢……痛啊……我是助試官……你敢……傷我……?」藍蕓氣得罵人。「不敢!不敢!隻是借姑娘秀嘴1用……」王康迅速的解下佈褲掏出瞭軟趴趴的肉棒直去藍蕓的小嘴而往。  「你……你……你無恥……」藍蕓的嘴鐵定沒有迷液,想不來竟被王康視破。  王康用手掐住藍蕓的下巴逼她張嘴,算計著時辰將至,王康也顧不得還呈現軟狀的肉棒,就硬塞進瞭藍蕓的秀嘴。  「啊……不……可……唔……唔……你……不……唔……好……死……」藍蕓被迫含著王康的肉棒卻仍不時的罵著,試臺下的觀試民眾則是樂在其中。  「鏘……3鑼時來。」  「唔……唔……來瞭……唔……時間……來……瞭……」藍蕓督促著王康快把肉棒抽離她的嘴吧。  王康那肯將正在漲大的jj抽離,於是加大瞭抽送的動作,王安石揮手啼兵士過往,這才架開瞭色欲薰心的王康。  「死賤漢……還不到為姑奶奶解穴啊?」藍蕓仍是受困於4肢的不能動彈。  「哈哈哈……剛解完上面的穴……還要解那裡啊?……哈哈哈……」觀試民眾1陣嘲弄。  王康穿歸瞭佈褲就向著被兩個兵士撐起身子的藍蕓走到,他對著藍蕓講:「要我解嗎?」  「廢話!快給姑奶奶解穴……」藍蕓怒不可止。  隻見王康將手伸來瞭藍蕓隔著褻褲的花穴口輕觸著。  「啊……嗯……你……你……放肆……比試已經結束瞭……快住手……」藍蕓不斷的抗議著。  「你不是要我解穴嗎?難道你不明白止動穴解穴處就在陰門口嗎?」王康直氣狀的繼承撫摩著藍蕓的花穴,尤其是有兵士架著的美女更令人動心。  王安石站瞭起到,王康怕激怒瞭殿試長,隻好將手搬至藍蕓的胸口輕點瞭2下。  「啪……啪……」藍蕓在止動穴被解開的瞬間就給瞭王康兩巴掌,她拾起花裙憤憤的走歸瞭位置上。  王康觸著臉頰愉悅的走歸座位,倒是贏到瞭觀試民眾的1堆掌聲及笑聲。  「好,王康過合!」呂惠卿向眾人宣告著。  接著助試官殷如煙再度踩著碎步像仙人般的走瞭上到:「下1位是……孔定!」  「哇……真是美啊,不愧是京師名妓啊!」民眾傳到1陣驚喚。  「在!」孔定滿懷信心的步上試臺,他不怕比武隻怕用毒,藍蕓既被王康擺平瞭也就沒啥好怕的瞭。  「請……」如煙講完就站在原地期待孔定的出招。  「這……這小女子既是京師妓女,1定沒啥功夫!就直接上吧……」孔定暗自的竊笑著並向如煙走上往孔定目盯著如煙豐腴的乳房,忍不住就驟然的伸出雙手向那雙大奶用力1抓,隻見如煙忽然間消逝在眼前,孔定的雙手竟抓瞭個空,忽然孔定感來身後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猜想必是如煙轉身奔來自己身後往瞭,孔定1轉身復是雙手1抓,隻聞得觀試民眾的1陣驚喚,因為孔定的雙手復抓空瞭。  「鏘……1鑼時來。」  如煙忽然重現在助試官的座位上笑著講道:「呵呵呵……孔秀才可曾聞過凌波微步啊?……呵呵呵……本姑娘真不懂武藝,隻會這1項逃命盡活,就等你到蹂躪我吧……呵呵呵……」  孔定望笨瞭眼,呆呆的征瞭半晌還講不出話到。[ 本帖最後由 shinyuu一九八八 於  編輯 ]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国产精品青青在线观看_国内自拍精品自在线拍_欧美精品高清在线观看

//